槽钢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槽钢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共享单车之觞用户烧钱的营销模式越来越经不起市场的验证_[#第一枪]

发布时间:2021-06-07 18:44:51 阅读: 来源:槽钢厂家

原标题:共享单车之觞 用户烧钱的营销模式越来越经不起市场的验证  “这世界飘着雪,掷多少次石头也击不中死亡。冬季的文义啊,雪掩埋了死亡还会掩埋我们吗?”  2018的冬天里,雨雪过后,早上7:45出门在小区附近已找不到可骑的共享单车,连有桩公共自行车也变得稀少,一路上好不容易找到一辆,基本每次发现后都是已报修,于是只得步行1.5公里走到地铁站。找车难、用好车难成为高峰期时的通病。  临近地铁,大爷正把乱停的单车搬上货车。穿过单车停放区进入长龙地铁站,旁边是租金贷爆雷的寓见公寓。资金链断裂,押金退回难……寓见、 享骑、ofo、共享汽车途哥等。  2017年的寒冬送走了小蓝单车等,2018年的寒冬又会送走谁?  至暗时刻,黎明前的黑暗  时间拨回到2015年4月底,ofo骑行的账面上只剩下400元,连程序员和运营的工资都发不出。奔波数月的戴威,拿着BP却屡被投资人喷,甚至放鸽子。再后来,ofo花了两个月彻底甩掉了骑游项目,转向了单车共享平台。在拿到天使轮投资人唯猎资本的100万元借款后,2015年6月,ofo收到了第一辆学生共享出来的单车。这,是ofo逆袭的开始。  2018年,ofo在北京,搬出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;ofo上海投放量相比此前高峰期70万的量锐减四成,现上海投放量不到40万辆。海外市场上印度ofo被共享出行平台Bounce收购,接手印度的5000多辆自行车。  国内外市场缩减,身陷退押金难风波,被吐槽与PPmoney绑定,押金按钮变成灰色,也有获得押金退款的用户表示“得提交两次申请”。  “其他皆有可能,除了倒闭。”11月14日戴威在公司前台召开全员会议如是表示。  在戴威的“死亡推论”中,唯一能让ofo死掉的就是用户离开。“当时,大家都同意,因为只要用户没有离开,就证明还会有人骑车。”ofo前员工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如是说道。  从目前来看,为了留住客户,ofo尚在坚持。变向引导押金转为余额,用户App端每天仍会收到推送的信息通知,最新版的App3.12.0版显示的日期是两周前更新,时间在11月14日之后,更新频率尚且正常。  “在最困难的时候,我们仍需坚守信念,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,只要活着,我们就有希望!”戴威在11月28日公开信的末尾写道。  美团收购摩拜时,胡玮炜在朋友圈分享了一首《the beginning of the end》,戴威则表示共享单车的至暗时刻到来了。结局的预兆,抑或黎明前的黑暗。  上中下游,造血挖掘盈利点  关于自主权、内部腐败,ofo和摩拜都有传闻,且不做考证讨论。透过个案看行业,共享单车产业链的成本和收入渠道是什么?盈利吗?  收购摩拜后,有人指出摩拜的重模式拖重了美团。据美团点评近期公告显示:由于摩拜业务和处于试点阶段的网约车业务均改善了运营效率,于截至2018年9月30日止三个月,该分部的亏损净额较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三个月有所减少。  值得注意的是,业绩报告中是将出行中的摩拜单车和美团打车合并在一起,前者新被收购,磨合,提升运营效率需要时间考证,后者新上线业务,短期内亏损也是自然现象,出行板块业务整体尚未盈利。而从长期来说,运营效率改善,有助于减少亏损。美团将“到店+大零售+酒店+出行”(美团出行:摩拜+美团打车),逐步打造内部生态闭环。  资本输血之后,自身造血,而今路漫漫。  纵观共享单车上下游产业链,上游:单车制造商(凤凰、飞鸽、中路、富士康、深中华)、智能锁(易锁宝、思敦科技、小一科技等)、通信定位设备、通信运营商、电池设备;中游:共享单车平台、移动支付平台、物流行业(投放/调拨);下游:保险行业、单车资源回收企业、B端生活服务提供商、C端用户。

▲源:艾瑞咨询中国共享单车行业研究报告  从成本和收入结构方面来看,对共享单车运营商平台,成本主要是上游单车制造成本(自行车零配件、智能锁、电池等),中游物流运输,仓储,主要用来投放和调拨共享单车,以及后期的运营维修成本;下游,触及B端和C端,也是主要的收入渠道。从C端用户端获取计时收费和押金,B端主要在流量变现,线下流量+线上流量,包括车身广告、App端内广告、企业卡等。  据相关资料显示,ofo车身广告,最低价位是160元/辆/月,加了车轴部分广告的品牌定制是 2000 元/辆/月,公号号称2500万粉丝,软文报价40多万一条。  2018年4月,ofo在内部成立了B2B事业部,6月宣布B2B业务营收超1亿元,同时在国内100余座城市实现盈利。  但现实情况下,流量红利末期,流量变现并不容易。ofo前员工曾对创业家媒体表示:从业务角度来讲,ofo有多次造血尝试。共享电单车、B2B,在自行车广告位等流量入口想了各种办法,但都没什么盈利。  下游中,还有两点值得注意,保险和单车资源回收。出行安全保险仍有一定的提升空间;但废旧车辆的回收,或是说回收环境并不容乐观。  前ofo员工李铭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及:大量的钱花在了仓储和运输。“很多城市根本不愿意修旧车,而是一直批新的车投放。旧车无处安置,就租仓库。仓库的租金一个月一个月地滚动,造成了巨大的成本。”运输上,有些城市站负责人外包给直接外包给云鸟、德邦等物流供应商,他表示,比起自己运送,外包的成本多出 30%-50%。仓储和运输是两块大成本。  在财务模型测算上,摩拜单车成本1500元/辆,ofo 300元/辆,初期投放以密集的学生校园为主,账面看上去,资金回笼周期比摩拜快。现实中,烧钱营销带动运营成本的提升,投前看到的财务预期测算实际未必如BP描绘的,加上早期ofo在车锁、链条驱动、定位不精准等方面的劣势,运营维护成本比较高,后期尾巴拖得很长,很重。  格局生变,博弈、并购、生存  2017年共享单车行业经历过一轮百团大战的洗牌,2018年市场上共享单车基本上是三分天下:ofo 摩拜 哈罗。

Ofo走的是从校园到入城路线,摩拜一开始就主要面向社会白领,哈罗走的路线是从三四线城市到一二线城市布局。打法不同,但产业链是相同的,里面甚至包括相同的供应商。  搭乘资本快车的共享单车经历了很长一段烧钱营销、博弈竞争。摩拜ofo,资产模式轻重略不同。ofo项目借助资本输血和低成本优势,在前期抢占市场上占据优势,但后期运维成本过高,加上内部管理问题,外部扩张速度与内部管理资金速度失衡。  顶商投资分析师指出,单靠补贴用户烧钱的营销模式,越来越经不起市场的验证。初创项目跑得慢会被超越,跑得快也面临着管理和资本跟不上速度,而情怀早已不能支撑理想走的更远。如何做好运营、如何精细化打磨产品、如何差异化营销,资本也要学会摸着石头过河,三思而后行。  共享概念,what's mine is yours,闲置资源共享出来以更好地解决资源不平衡状态,尽可能充分利用资源。而如今再回头看,共享单车囚徒困境博弈中,或倒闭,或被收购,而也有后来者,在前一批损耗了用户教育成本试错之后得以后来者居上。曾经的博弈竞争,大跃进式获取市场份额,损耗的资金资源,与共享的充分利用资源的本质,已经走得太远。  诚然,积极意义上来讲,共享单车的问世,方便了短途2-3公里内的绿色出行,低碳环保,带动全民运动,丰富出行方式。  路走了这么远,回头望,我们是否因为走得太远而忘了为什么而出发?《去文义村》中的“死亡”,诗人薛舟翻译版是这样的: “死亡仅仅拥抱着生命,并以坟墓接纳死亡。死亡听着世间的人迹,远远走开又回头张望。

山泉水灌装机价格

合墒器

宣传广告车批发

滚珠导柱批发

相关阅读